雨遇

#独伊

  

>>by冻土

 

  

  

  

  

  又是一年夏季,天气阴晴不定的季节。

  刚上完课的费里西安诺背着画具在教学楼底下站着。

  “刚刚上课时还感受得到太阳的啊,怎么现在突然下起雨来了。”

  但是等会他还有一节课,他得在上课之前把画具带回宿舍,再把他忘带了的伞和课本拿来。

  这时候费里西安诺就不免后悔起来了,即使出门前哥哥告诉过自己会下雨,但是因为自己嫌重所以就没带伞来。

  现在又因为自己出教室比较晚,同学们都撑着伞成群结队的走光了,只剩费里西安诺一个人在屋檐下不知所措。

  向哥哥求助吧……哥哥应该在宿舍里。这样想着,费里拿出手机拨了罗维诺的号码。

  “哥哥……”费里刚说了几个字就被手机另一端的声音给打断了。

  “笨蛋弟弟!都说了要带伞了!”接起电话便是罗维诺在另一端的怒骂。

  “抱歉抱歉!我下次一定带。但是哥哥你现在哪?”

  “老子我现在被一个可恶的西班牙人拐上了不知道去哪的列车……喂别突然凑过来啊!混蛋……”

  费里只听到自己哥哥的声音越来越远,还有安东尼奥哥哥的笑声传来。

  求助哥哥不行了。

  下一节是公共课,那位教授是很严厉的,要是自己迟到的话……

  费里望着眼前越下越大的雨,实在是无法在短暂的时间内做到回宿舍在跑去上公共课的了。

  思考了一会,他决定抱着画具去上公共课。

  于是他把画具护在怀中,一边喊着“意大利之魂”一边一低头冲向了雨中。

  

  

  路德维希撑着伞要绕过美术栋去上公共课,他是这节课的教授。也是学校里出名了的严厉教授。

  他在经过美术栋的时候就听到一阵迷之音,好像是在喊着“呆梨魂”之类的,本来打算不予理会的,结果迷之音的源头从自己身后跟上来。

  是一个粽发的男孩子,抱着画具,看样子是美术学院的。

  他并没有伞,粽发被雨水打湿,雨滴顺着头发滑下来,继而打湿了衬衫。

  在这样的天气里怎么冒着雨跑出来呢……路德皱皱眉,走前去给费里撑伞。

  费里顿时感觉不到雨滴的敲打了,他惊讶地转过头去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蔚蓝色的双瞳。

  那是美丽的大海所拥有的颜色,这让费里想起了他的家乡,那里也拥有这么美丽的颜色。

  

  路德发现费里在盯着自己的眼睛,腼腆起来:“那个……同学你是去上公共课的么?”

  “哦,嗯!失礼了,抱歉。”费里被路德的声音唤回来。

  “还有,谢谢你!我叫做费里西安诺.瓦尔加斯,你可以叫我瓦尔加斯,不过我更喜欢被叫做费里。你呢?”

  费里说着向路德露出了好看的笑容,和七月的地中海的天气一样的灿烂。

  “我叫路德维希.贝什米特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

  TBC

  (写不下去了先发一段_(:з」∠)_

评论(5)
热度(7)

© 唐冻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