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大公约数07(校园/中短/甜/日常

破字数的一章嗷嗷嗷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7.

  

  

  “这是十分忙碌的一个星期。”——白泽在周日下午回到学校后这样说道。

  没错,这个星期的确十分忙碌。首先是最让人期待的社团招新,然后是学生会招新,再过来是班干部定选。各种课程在这个星期也会走上正轨,这证明着将有一大堆的练习册要写。

  还有一件白泽十分不愿想起来的事:他的校规还要交去源义经主任那。

  回到教室,白泽整理好座位后抽出了那份校规,一把拍到桌上和鬼灯说着:“唔……鬼灯帮我去交行么?”

  “被罚的不是我。”白泽就猜到鬼灯会这样拒绝的。

  “没事的~你只要趁源义经主任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放到他桌上就行了~一般这种时候他都不会在办公室,而是去开会去了。”因为猜到了,白泽也想好了办法。

  “可以啊,不过我帮你也不是白帮,条件交换。”鬼灯把校规从白泽桌上拿过来。

  “幼训染也这么斤斤计较,果然我的童年真糟糕。”白泽默认让鬼灯拿走自己校规,“条件是什么?”

  “等我想到了再和你说。”

  “嘛,也行。”

  

  

  等鬼灯交完校规回来则是晚饭时间了,白泽并没有去食堂,而是回宿舍把周末买的零食当了晚饭吃,还顺便带了两盒去教室。

  教室不允许吃零食?

  没事,白泽是纪律委员呢,就是因为自己是纪律委员才可以大胆地违纪的嘛。

  

  

  晚自习时班主任就出来镇了镇场,全班安静了她又回办公室去了。教室里一时只有科代表收作业的声音和翻书声。

  “嗯,完成了!”一声清脆的戳笔声伴随着白泽小小声的感叹:“不用十分钟就能写完一篇英语作文,我果然太棒了!”

  因为今天还是星期天,所以就不怎么急着收作业,白泽留了一些周末的作业准备带回宿舍去写。

  把分量较大的英语作业补完了,身为英语科代表的白泽这才开始收作业。

  待白泽把收好的作业交去办公室回来时,一个同级的女孩子叫住了白泽:“诶,那位同学!你是白泽么?”

  白泽先是愣了愣,反应过来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找自己,就顿时换上了迎春花般的笑脸。

  “嗯对啊,我就是白泽~lady有何贵干呢?”

  “学生部主任叫你去他的办公室。”可爱的女孩子一点也不可爱地向白泽传达了这件事。

  “诶诶?!”

  没问题吧?他和鬼灯潦草起来的字迹从小到大都没被人分辨出来过,这个主任也应该看不出的吧?白泽内心刷满了屏。

  但是即使消息不好白泽还是愉快的和女孩子告了别——毕竟是可爱的女孩子。

  告完别后白泽就带着疑惑和心惊去了高一行政栋。

  

  

  鬼灯等了好久都没看到白泽从办公室回来,倒是依稀看到了白泽和一个女孩子交谈的身影。没说几句,两人就告了别。女孩回了班,白泽走下楼。

  “该不会?”鬼灯的猜想与白泽刚刚的几乎一致。

  在窗户清楚地看到白泽走向了行政栋。

  还真的是……没关系么这样?

  鬼灯默默地替白泽捏把汗。

  

  

  “叩叩——”

 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。

  “请进。”传出来的是源义经的少年音。

  待白泽推门走进去后,源义经主任愣了愣。

  “这位同学……你叫白泽对吗?”源义经觉得这个同学有些眼熟。

  “哈?”

  白泽这才想起自己抄校规的本子上没有写名字,看来主任没认出来啊。白泽安心了许多,摆出一副正经的模样回答:“是的。”

  “白泽同学,你的画很不错呢。”源义经主任果然没认出来。“之前有关注过你的,就我个人来说我很喜欢你的画风哦。”

  “哦~谢谢啦!”白泽有些小吃惊,因为他也没怎么发布自己的作品,一般都是画了就自己收好。除了几幅被美术班老师拿去参赛和上传到互联网上的。

  “所以……可以请白泽同学给校刊画一幅插画么?”源义经主任把征稿详情递给了白泽,期待地看着他。

  白泽接了过去,答应着:“乐意至极。”

  “那真是太感谢了!校刊是月刊,所以离交稿还有三周,白泽同学也不用太着急,总之我期待看到你的新作品哦!”源义经主任说着冲白泽摆了个加油的手势。

  “嗯,我会加油的!”这样愉快地回应道,白泽轻松地回了教室。

  

  

  在教室待了不久后,晚自习就下课了。

  鬼灯收拾好座位后带着两本练习册离开了教室,后面跟来的白泽顺手把自己准备带去宿舍写的作业扔给了鬼灯。

  “帮我拿一下。”走过来的白泽潇洒地把作业抛给了鬼灯。

  “自己拿会死么?”鬼灯对手上突然增加的重量十分不满。

  “就那么一小段路帮我拿一下又不会怎样嘛。”

  “你没手是不是?”

  “我有手,但是要用来吃糖,没闲心去拿书。”

  “你吃颗棒棒糖要两只手?”

  “我还要捧着我带来的几袋薯片,所以两只手就用完啦!”

  “白泽……我数三秒,不拿开你的书,那你的书就……”

  说到一半白泽就立刻打断,从鬼灯手上抽出鬼灯的练习册:“好好好我拿走。”

  比起自己那一叠书当然是鬼灯的两本练习册比较轻。这样想着白泽拿走了鬼灯的练习册。

  一阵打闹后,鬼灯才想起来要问白泽的问题::“刚刚是去源义经主任哪了吗?”

  “是啊,没什么啦,他要我帮校刊画画而已。”白泽含着颗棒棒糖回答鬼灯。

  “确定没什么?”

  “嗯,他没认出我哈哈哈。”白泽依旧笑的嚣张又好看,但是鬼灯心里比起之前想揍的恼怒更多的是安心。

  果然已经喜欢到这种地步了么,换作之前这些事都会直接揍白泽一顿的吧。

  不觉间又走到宿舍区门口了。

  “嗯,小鬼灯拜拜~”白泽和鬼灯互相告了个别就回宿舍了。

  

  

  白泽回到宿舍时舍友正在打电话,浴室是空的,于是他就先去洗澡了。

  洗好澡出来还算比较早,白泽看了会书才发现——等等,自己的作业好像在鬼灯那里!而且还没写完!

  

  

  鬼灯回到宿舍时舍友正在洗澡,于是他先把他的桌子整理了一下。

  整理好后舍友还没洗好澡,于是鬼灯准备先写练习册,这个时候他才发现——等等,自己的练习册好像在白泽那里!他的作业也在自己这里!

  

  

  由于学校规定9:40后不允许宿舍区的自由活动,例如串宿舍啊下楼买东西啊,所以两人不能去找对方把作业换回来。

  “怎么办啊怎么办啊……”白泽碎碎念了一小会宿舍的电话就响起来了。

  白泽跑去接了:“嗯…你好,这里是rs学院的B1-3012宿舍,请问找哪位?”

  “找白泽…”

  “诶?本人就是白泽,请问有什么事么?不对,请问您是哪位?”

  电话另一端的鬼灯额上已经冒井字了,其实也不能怪白泽认不出。因为两人太久没用电话沟通过了,谁会跟一个天天见面的人讲电话啊。所以白泽一时听不出电话里鬼灯的声音也是情有可原。

  “我是鬼灯…”

  “鬼灯!诶诶,我的作业在你那!还有你的练习册……”

  “这个我也知道,所以才打电话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?”

  “只能我写你的作业了,因为现在不能随意出门走动了。”鬼灯说着,翻出了白泽的作业正准备写。

  “好啊,心疼小鬼灯哦~”白泽暗爽中。

  “当然我的练习册也只能你来写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白泽暗爽的心情被一下子打破。

  “我练习册剩的不多,一下子就能写完的。”

  “嗯……顺便,提早和小鬼灯说一句。”白泽有些小犹豫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晚安哦,小鬼灯。”

  犹豫过后,白泽想着鬼灯要自己这么多的作业觉得还是说吧。

  “……”鬼灯那边顿了一顿,接着,鬼灯也回了一句:

  “晚安,白猪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

=====TBC=====

  

  


评论
热度(7)

© 唐冻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