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大公约数05(校园/中短/甜/日常

继续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发完这篇库存就没了(,,•́ . •̀,,)得和贴吧同步了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5.

  

  

  天空逐渐泛红,白泽总算差不多把自己房间的东西都搬到鬼灯家来了。

  白泽推着门口玄关那三箱箱自己的行李——第一箱几乎装满了CD、漫画还有游戏。第二个箱子分开装了白泽最喜欢的几个手办,除了手办里面还有一部佳能6D。第三个则是他的画材,其实他的画技并不差。

  “喂喂恶鬼,我睡哪个房间哦?”白泽一边问一边把箱子推向客厅。

  “书房的沙发。”鬼灯正在给厅上的热带鱼喂食,“还有,别把地板弄脏。”

  “你就这样对待你的幼训染?!让你的幼训染睡沙发?!”

  “客房平时是上锁的,钥匙找不到了。”当然,让白泽睡沙发是开玩笑。

  收好饲料,鬼灯合上鱼缸的盖子去阳台浇花。开玩笑般地与白泽说道:“不然你睡哪?我房间?”

  没料到白泽竟然答了一声“可以啊”便兴冲冲地推着行李进鬼灯房间。

  

  

  晚饭本来是鬼灯一人在煮的,可是白泽也去凑了个热闹。于是晚饭时间被拖得好晚,待他俩吃完晚饭洗漱完毕时已经十点多了。

  于是两人没打算写作业,准备早点睡再早点起床来写。

  “白泽你没开玩笑?真的和我一起睡?”沐浴完的鬼灯穿着一身宽松的灰色睡衣,这使他少了几分平日里的严肃,多了些慵懒。

  “反正小时候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,倒是上了中学我们就很少一起睡了。现在来重温一下小时候嘛。”说着白泽从行李里抽出被褥枕头,看样子是坚定地要一起睡了。

  “嗯,我们小时候是经常一起睡,但是那时我们一起睡没有一次不打起来的。”鬼灯已经坐到了床头,盖上被子,抓起床头柜上的一本书看着。

  “不要说出来啊!”白泽一把拿起自己的枕头丢向鬼灯,“起码让我对童年有个美好的回忆,你知道童年是和你一起度过的已经够恶心人的了。”

  鬼灯伸手接过白泽丢来的枕头,特地把自己的枕头往边边挪了挪,把白泽的枕头放好。

  白泽顺势直接把被子铺上来,坐到床边来脱鞋——扑上床——上半身压在鬼灯身上去看他床头柜上的书。

  说起来床头柜当书柜用似乎也是他们从小互相影响的地方。当年两人都喜欢看漫画,书柜里的漫画也是满满的。

  那时候白泽经常把最近喜欢的几本漫画当睡前读物,看完随手往床头柜一放就睡觉了。就这样,床头柜的漫画越积越多。就像是歌单里的“我喜欢”这个列表一样,都是白泽最喜欢的几本,闲暇也会拿起来看。

  那时候,鬼灯周末到白泽家初看到那堆满漫画的杂乱的床头柜,他是拒绝的。但是后来受白泽影响,鬼灯的床头柜也堆满了漫画——不过比白泽的要整洁很多。

  镜头回来,白泽目光扫视着鬼灯床头柜上的书:

  《民法通则》《民事刑法》《刑法罪名司法解释》……

  这和小时候的画风不一样啊!白泽默默对鬼灯吐槽。

  “喂,死恶鬼,你的漫画呢?”扯下鬼灯挡在两人面前的书,白泽指着床头柜问道。

  “收起来了。”鬼灯继续拿起书来挡着脸。

  “为什么要收起来?倒不如说为什么你现在会看这种类型的书哦?”

  “因为我准备考M大的法系啊,还能为什么?”鬼灯“倒不如说你吧,还有不到三年了,不考虑考虑将来的去向?”

  “嗯,正在考虑啊……”白泽抚着下巴沉思:“已知你要去M大,那我就去离M大远远的L大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鬼灯把白泽的上半身从自己身上推下去,推到白泽枕头的位置,扬起被子盖住白泽整个人。

  “晚安,早点睡。”

  半晌没有等到白泽回应的鬼灯也盖好了被子,关了灯。

  

  被窝里的白泽并没有睡着。

  鬼灯并不知道自己喜欢着他,所以自己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告诉鬼灯。鬼灯是直的吧,说出来的话鬼灯肯定会离自己远远的,对自己避之不及……

  可是很想告诉他,自己喜欢他。

  要是鬼灯是弯的就好了,别说弯,是个双都行啊。

  这样想着,白泽不禁脱口而出:“鬼灯……”

  “嗯?”原来鬼灯也没有睡。

  “你……”白泽拉下盖过头的被子,欲言又止。“晚安。”

  “晚安。”

  

  

  鬼灯在梦中隐约回忆起了小时候的事情。

  从小受着漫画熏陶的白泽想当一位漫画家,为此他小学时期就开始画画,可是真的惨不忍睹。

  “嗯……白泽同学,艺术天赋并不是人人具备的,但是你还有其它的天赋可以挖掘的。”小学的美术老师婉转地拒绝了白泽准备投稿到校刊的画——猫好好。

  白泽也为此消沉过,但不久,他又燃起了斗志,他拉着自己一起去学画画。

  也就是几年,自己见证着白泽画技的进步,他的画也拿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奖。

  可是白泽依然有着小时候的画风,就像一部手机的几种模式。

  经常白泽会抱着画板说要给自己画速写,画好了送自己。但是最后鬼灯收到的是白泽用“猫好好模式”画的糟糕物。

  而且只有自己一人收到白泽这样画风,白泽说这是为了表示他对鬼灯的歧视。

  不过即使那些画再惨不忍睹,自己还是收的好好的,藏在房间里。

  直到初二暑假时白泽家大扫除,白泽不负责任地跑出去打球,叔叔阿姨就拜托自己去帮忙。

  也就是在那时候自己从白泽书柜的顶格看到了那些画:自己写作业的、看书的……一一与白泽送自己的画相对应,而且画的用心多了。

  打完球回来的白泽发现画被换了个位置,急匆匆地去找鬼灯解释:“那,那些画是老师要的作业,不是说我偷偷画了不给你……那些画送你吧。”

  

  月亮被飘过来的乌云遮住,已是深夜。

  白泽并不知道鬼灯从小就喜欢着自己,就像白泽不知道鬼灯现在喜欢自己一样。

  鬼灯也不知道白泽从小就喜欢着自己,就像鬼灯不知道白泽现在喜欢自己一样。

  

  

  

  

=====TBC=====

  

  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唐冻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