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大公约数03(校园/中短/甜/日常

还是有人看的Σ( ° △ °|||)︴好感动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3.

  

  

  清晨,6:30。

  学校的广播部十分负责任,已经放起来昨天其它同学来点的歌。

  “嗯……”有赖床习惯的白泽把头钻进被子里,忘乎其然地继续睡着,浑然不知舍友们都已经出门了。

  20分后。

  “啊啊啊死白猪你还在睡是不是!”鬼灯气势汹汹地冲进白泽的宿舍,一把掀开白泽的被子。

  感受到一股冷空气向自己袭来,白泽一下就清醒了,窣的一下坐起来,顶着一头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望向鬼灯:“几点了?”

  “快七点了,班里的人也都来得差不多了,我看你没来,想着你‘是不是半夜被毒死在宿舍了’就过来看热闹了。”鬼灯一边嫌弃着乱糟糟的白泽一边靠着门槛。

  “放心,还没死呢。”说着白泽打了个哈欠,又钻回被子里去。

  “喂!”鬼灯一把走上去掀开白泽的被子,被冷空气袭击的白泽蜷了蜷身。

  “白猪你不是纪律委员么!要迟到了!”

  一把把白泽拉起来,被拉起来的白泽清醒了点,揉揉眼睛回答鬼灯:

  “正是因为我是纪律委员我才敢迟到嘛。”

  鬼灯黑着脸往白泽的脸上招呼过一拳去。

  


  待白泽搞定好后两人是跑着去教室的,还好老师在办公室没发现这两人。

  第一节课是发本学期的教科书和练习册,发完就是自己翻翻书,随便看看。

  看班里人都在专心致志地看书了,白泽凑到鬼灯的座位上,小声的和他说道:“喂鬼灯,刚才那一拳你下手真的很重啊,啊啊我的脸……”

  “第一,我不会对带头违法班级纪律的人手软;其次,从小我对你下手都是这么重;最后,自习课不允许窃窃私语。”鬼灯再次提醒白泽。

  “嘛反正我是纪律委员啊,啊对了以后打我别打脸了!等我和班里人混熟后会有一群可爱女孩子们为我的脸心疼的呢~”

  看来这个白猪是不听教的了,鬼灯如是想着。

  “啊嗷!死恶鬼你干嘛掐我!”

  


  端着早餐终于找到座位了,两人坐下来吃着早餐。

  白泽的长面包才啃到一半,想起了什么似的,口齿不清地和鬼灯说着:“唔唔,你的校园卡在我着,我的校园卡在你那么?”

  这样一说鬼灯才想起来,自己和白泽的卡还没换回来。

  “是的,现在来不及了,等下午休我回宿舍拿给你。”鬼灯看着白泽说话的样子,内心在抉择:一边觉得很可爱,很想捏一下白泽的脸;一边又觉得伯母教过多少次吃东西时不要说话还是不听话,真想教训一下。

  “嗯,正好你的我也没拿来。等会去换回来咯。”

  


  走出食堂后发现还有几分钟才上课,于是他俩就到学生大道去随便走走。

  学生大道是各种学生活动的举办地,两栋教学楼分布在大道的两边。

  一栋是学生活动中心。同时学生会、广播部已经各种社团的本社都在这里。

  除此之外还有一栋多媒体楼,一楼是给学生进行会议用的讲学厅。当然,讲学厅更大的用处是给周末留宿学校的同学供应电影。二楼以上就是图书馆了。

  即使是这几分钟的下课时间,学生大道也不乏生气,二年级的学长学姐们都在忙着准备一周后的招新。

  “哇哦,鬼灯,不觉得很棒么!”白泽对自己接下来的三年高中生活充满了期待。

  “的确,高中的课余活动是……”鬼灯刚准备回应白泽的感叹,突然被白泽打断了。

  “诶阿香姐!”白泽冲着一位从楼上走下来的学姐打着招呼,鬼灯这才发现了阿香,好像是白泽昨晚勾搭的学姐之一?

  “阿香姐你也在这啊~”白泽扑上去抱住阿香,可白泽的这个举动没持续几秒,因为他一下就被鬼灯扯着衣领拉开了。

  白泽整理被扯开的衣领问鬼灯:“诶诶鬼灯你不认得阿香姐了吗?”

  这么一说,鬼灯才发现阿香很眼熟。“嗯?”

  “阿香姐也是我们国中的啊,是我们那一届的前辈。学生会里对我最好的学姐了~”这么说这白泽又扑了上去。

  “鬼灯学弟你好啊,不记得我了吗?”阿香亲切地微笑着,看着鬼灯再次把白泽拉开。

  “学姐你好,之前有冒失,请见谅。”一手抓着白泽的鬼灯礼貌地与阿香打着招呼。

  “话说啊,阿香姐怎么也在这呢?”

  “社团有事要处理,毕竟要招新了嘛。”

  “我真期待招新呢~阿香姐是哪个社团的呢?”

  “下周你就知道了呐,走吧,回教学楼去了,快要上课了。”

  


  上午的四节课就这样过去了,同学之间也彼此熟悉了起来。

  从食堂出来的白泽嘴里叼着几根pocky,鬼灯在他旁边黑着脸和他讲道:“午饭就不吃,胃都被这些垃圾食品装满了么,这些……”

  “嘿,嘿,恶鬼,你知道在你和我念叨这些的时候我在想你什么吗?”

  这样念着念着,不自觉两人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。

  鬼灯即刻顿住了,但是前几次的例子鲜明地告诉他:不要对白泽有太大期望。“想什么?”

  “我在想,你这样很像我那个唠唠叨叨的老妈呢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  白泽已经做好了再次被打的准备,可殊不知,在早预料到白泽会这样讲的鬼灯眼里,这并不作死,反而非常的可爱。

  “真可爱呢……”鬼灯小声地呢喃着。

  “嗯?你说了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白泽把脸向着鬼灯,疑惑的问着。

  可刚转过头去,他的脸就被鬼灯捏了一下。

  “诶……”

  “诶……”

  两人几乎同时发出惊叹。

  白泽瞪大了眼睛,脸上稍稍露出了红晕。

  “抱歉,我回宿舍把你的校园卡换给你!”说罢白泽兔子般跑进了宿舍。

  这三年的高中生活,的确会十分有趣呢,真的很期待呢。鬼灯如是想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=====TBC=====
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唐冻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