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了快一年我又爬回lof吃粮了w

英米#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弟弟在装死

改词#已完
亚瑟第一人称

by:很渣的冻土

  

  

  

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弟弟在装死

回到家里打开房门看见弟弟倒在地上

一块司康抓在手上躺在地上口吐白沫

如果是你看到这样你的反应又会怎样

你会不会立刻晕倒在他身旁

我就当没发生一样带着微笑把门关上

轻轻地说不好打扫今天的现场

弟弟仍然趴在那里看着就和死了一样

呐哈哈哈很魔性的笑了

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弟弟在装死

每一次死的都是不同的姿势

我总是会忍不住想明天又会死成怎样

到底还会死成什么模样

曾有一次被成堆的憨八嘎山掩埋

还有一次装作溺死在灌满可乐的浴缸

连诡异的tony竟然也会壮烈死去

我不禁想这...

雨遇

#独伊

  

>>by冻土

 

  

  

  

  

  又是一年夏季,天气阴晴不定的季节。

  刚上完课的费里西安诺背着画具在教学楼底下站着。

  “刚刚上课时还感受得到太阳的啊,怎么现在突然下起雨来了。”

  但是等会他还有一节课,他得在上课之前把画具带回宿舍,再把他忘带了的伞和课本拿来。

  这时候费里西安诺就不免后悔起来了,即使出门前哥哥告诉过自己会下雨,但是因为自己嫌重所以就没带伞来。

  现在又因为自己出教室比较晚,同学们都撑着伞成群结队的走光了,只剩费里西安诺一个人在屋檐下不知所措。

  向哥哥求助吧……哥哥应该在宿舍里。这样想着,费里拿...

最大公约数

8.

  

  

  “经过一个星期的观察……”班主任在班里宣布新定下来的班干部名单。

  下课后,办公室里的其它老师询问班主任:“白泽那学生挺不安分的啊,他真的适合当班长吗?”

  “这是个特别的学生,让他当班长,就是觉得他能把班级带动起来。”

  

  上午的大课间,白泽比起自己做了班长的喜悦,还是对自己应该加哪些社的苦恼更多些。

  因为担心影响学习,学校在社团方面规定是一个人只能报两间社团,不过许多学生第二学期就因学业忙得退了所有社团。

  白泽翻着收到的社团传单,圈圈点点地挑出自己感兴趣的社团。

  “啊啊……真是让人苦恼……”

  鬼灯把飘到附近地上的传单捡起...

改词.英米.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弟弟在装死

改词#未完

by:很渣的冻土

  

  

  

回到家里打开房门看见弟弟倒在地上

一块司康抓在手上躺在地上口吐白沫

如果是你看到这样你的反应又会怎样

你会不会立刻晕倒在他身旁

我就当没发生一样带着微笑把门关上

轻轻地说不好打扫今天的现场

弟弟仍然趴在那里看着就和死了一样

呐哈哈哈很魔性的笑了

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弟弟在装死

每一次死的都是不同的姿势

我总是会忍不住想明天又会死成怎样

到底还会死成什么模样

曾有一次被成堆的憨八嘎山掩埋

还有一次装作溺死在灌满可乐的浴缸

连诡异的tony竟然也会壮烈死去

我不禁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

每次最后打扫现场还会有很多工...

山林?

爬完山后的回家路,一座架在高速上的人行天桥

中露.眼神(慎入版

深夜福利#ooc有#中露

  

  

眼神

  by冻土

  

  

  
  

  伊万第一次见到这位数学教授时,就察觉到了这位教授打量自己的眼神。  

  很奇怪,叫人不好受。

  因此伊万没法好好听课了,他每次上这位教授的课都挑教室最后一排,上课也一直在埋头做笔记——一抬头就会与教授的眼光相撞。

  

  这位教授叫王耀,从温暖和曦的中国来到不胜严寒的俄罗斯来教书。

  他的课在级里口碑很好,风趣幽默,又能简单直接的叙明重点。

  而且因为身为东方人精致又独特的长相,许多不喜数学的女生都会来听几节他的课。

  她们说他是个温润儒雅、彬彬有礼的人,说他是大哥哥...

最大公约数07(校园/中短/甜/日常

破字数的一章嗷嗷嗷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7.

  

  

  “这是十分忙碌的一个星期。”——白泽在周日下午回到学校后这样说道。

  没错,这个星期的确十分忙碌。首先是最让人期待的社团招新,然后是学生会招新,再过来是班干部定选。各种课程在这个星期也会走上正轨,这证明着将有一大堆的练习册要写。

  还有一件白泽十分不愿想起来的事:他的校规还要交去源义经主任那。

  回到教室,白泽整理好座位后抽出了那份校规,一把拍到桌上和鬼灯说着:“唔……鬼灯帮我去交行么?...

1 / 2

© 唐冻土 | Powered by LOFTER